2013.11.27(三)

凌晨接到妹妹的電話,『阿公往生了!』,本來還想罵幹嘛半夜打電話的我,瞬間清醒,仔細看了LINE才發現妹妹4點多有傳LINE給我,阿公跌倒住院了。好突然好突然,我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,阿公不是會一如往常地在老家門口看來來往往的車子嗎?阿公不是會一直往常地在巷子口土地公廟跟鄰居話家常嗎?沒有住院,哪來往生?

急急忙忙打點完女兒上課的東西,把家裡的衣服都折好(怕要在台北過夜用),自己不知道在忙什麼,沒有馬上衝去搭高鐵,直到7點出頭,才轉搭計程車搭高鐵到板橋,轉搭公車802回新莊,等802時接到二妹的來電,聽到她啜泣的聲音,急忙打電話問媽媽『阿公在哪裡?』,好想聽到媽媽說烏龍一場,阿公好好地回到家了。媽說『阿公要回家了』,我搭的公車正在大漢橋上往思源路開,跟阿公離得好近好近(阿公在省立台北醫院),卻是生死兩隔。

忍著在公車上不敢掉淚,下了車完全潰堤,眼淚一直流一直流,腦海中都是阿公,阿公到家了嗎?阿公還在路上嗎?走過我的小學,上小學的陸橋,走過沒落的新莊路小巷,走過阿公常常出沒的土地公廟,我不想面對的事情來了,在老家門口,停著一台黑色的車,我的爸媽、叔叔姑姑們都守在後車廂門口,雙手合十,我不敢過去,大家請我站在他們後方,長輩們說『爸~回家了!』大家都沒有哭,我忍不住一直掉眼淚,後來大人們跟我說8小時內不能掉淚。

阿公身上蓋著布,身體再也不會動了,阿公回家了,躺在禮儀社架好的木板床上,蓋著往生被,躺在自己家的大廳,接著法師開始念經,念完後又開始討論,從早上9點回家,停8小時,下午5點要送板橋殯儀館。這段期間不可以哭,不可以在阿公面前說吃飯。阿嬷好鎮定,連表現出傷心都沒有,只是一味地忙著煮菜,除了念經,其他時間都在處理事情,所有的子孫能回來的都回來了。下午家裡架了靈堂,阿公躺在位置移到前面了,媽請我在外頭幫小叔叔燒阿公的腳尾錢,原本的腳尾錢是要一張接一張繞圓盆燒的,後來禮儀師說只要一張一張在金桶內燒就可以了,由於阿公是到院前死亡,醫院不敢開死亡證明書,是禮儀社請法醫來簡單相驗開死亡證明。(由於一切太突然,家人找了巷子口的友益生命禮儀公司,好不好要等阿公告別式過後才能知道)

晚上5點,大家送阿公去板殯,禮儀社的人說其實我們也不用守靈,就回家安心睡個覺。到頭七前那幾天,其實心裡很難過,常常想到阿公就掉眼淚,每每聽到法師招魂說你之前出去玩或是出國,都會回到家裡來,現在整個房子再也聽不到你的聲音,再也看不到你的人了,大家就暗暗啜泣~~~做到12/17五旬了,我現在覺得葬禮真的是給生者療癒的,每次作旬要結束時,法師就會請男丁出去燒紙錢,請女人跪下來哭,第一天跟頭七我有哭,三旬(女兒旬)&五旬(孫女旬)卻哭不出來,聽到女兒對阿爸的聲聲呼喚就忍不住鼻酸。我想也許是最近聽到了太多,覺得阿公能自然死亡在家門口是好事,是福報,子子孫孫們也都孝順,沒有爭產,也沒有意見不合吵鬧,是該為他高興。雖然我不哭了,阿公~我還是很想念你。

我們家每一旬都做,頭旬、三五七(滿)旬會請法師念經。二四六旬就是拜拜。每週二單數旬,每週五雙數旬。我們也有折蓮花、元寶,法師跟我們說其實蓮花是商人的把戲,給生者療癒用的,一方面也是喪事期間排遣無聊,燒庫錢對阿公比較有用。我們的法師就是隔壁鄰居,說話滿中肯滴,蓮花、元寶的紙是我媽自己買的,總之買了就折吧!每次作旬蓮花要燒9的倍數,我們也只燒9朵。蓮花被要108朵蓮花(不含座),我們也很快就做完了。

骨灰罐我幫阿公找到了張揚玉集骨灰罐工廠,爸挑了一個,二叔挑了一個,擲筊讓阿公決定,也順利買到了滿意的骨灰罐,聽說跟市價有差喔,剛剛好工廠就在新莊思源路&二省道交叉口附近,很方便長輩們去挑選,長輩們後來說看了張揚玉集,再去看板殯那邊的就看不上眼了。

其實我們家滿另類的,有習俗說要吃素,我們每天都大魚大肉,搞得跟初二回娘家一樣,每次下午都還有Tea Time,大家邊喝咖啡邊吃餅乾聊天,開明的阿嬤根本不管這些,每天捧飯、給阿公盥洗不是都要擲筊嗎?她想收就收了,我們問不是要問阿公用完了嗎?她說『差伊啊!』(台語:不用管他!)。叔叔每次下班回家,都要擲筊問『爸~你賣喫煙抹?』(台語:你要抽煙嗎?)常常都是聖筊。我們都笑說阿公現在愛抽幾支就抽幾支了,不過如果問的太密集,也會是笑筊,可見阿公還是有節制的。如果天氣比較冷,盥洗就需要比較久,如果忘了點牙膏就是笑筊。三旬時大姑姑拿新式包裝的三明治給阿公吃,結果是笑筊,幫阿公打開後再拿給他吃就是聖筊了。

哈哈~這些不知道是不是巧合,我們選擇相信阿公一直都在。下週就是告別式了,雖然要跟阿公的身體告別了,但是在一起的回憶永遠都不會忘,不知道在哪看過一句話,人的一生有無價值在於人死後留給親人的回憶(大意大概是這樣)。我們會一直把您留在我們心中。

創作者介紹

小欣的遊園地

ncu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